EN
新闻中心
NEWS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数字经济下孵化创新的经验与思考 | WISE2020新经济大会佛山城市产业创新交流会

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数字经济下孵化创新的经验与思考 | WISE2020新经济大会佛山城市产业创新交流会

  • 分类:趋势洞见
  • 作者:
  • 来源:36氪广东
  • 发布时间:2020-12-18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12月8日,在新经济新十年即将启航之际,「WISE 2020新经济大会佛山城市产业创新交流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拉开帷幕。本次会议由佛山市商务局和36氪联合主办,近200名独角兽企业、知名投资人、科技创新创业者等围绕先进制造、新能源、生物医药、新材料等赛道,共同探讨双循环下的历史大机遇。

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数字经济下孵化创新的经验与思考 | WISE2020新经济大会佛山城市产业创新交流会

【概要描述】12月8日,在新经济新十年即将启航之际,「WISE 2020新经济大会佛山城市产业创新交流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拉开帷幕。本次会议由佛山市商务局和36氪联合主办,近200名独角兽企业、知名投资人、科技创新创业者等围绕先进制造、新能源、生物医药、新材料等赛道,共同探讨双循环下的历史大机遇。

  • 分类:趋势洞见
  • 作者:
  • 来源:36氪广东
  • 发布时间:2020-12-18
  • 访问量:0
详情

编辑丨许璧端 江倩君

12月8日,在新经济新十年即将启航之际,「WISE 2020新经济大会佛山城市产业创新交流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拉开帷幕。本次会议由佛山市商务局和36氪联合主办,近200名独角兽企业、知名投资人、科技创新创业者等围绕先进制造、新能源、生物医药、新材料等赛道,共同探讨双循环下的历史大机遇。

本次大会也邀请到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为我们带来《结合产业的数字经济的孵化方法》的主题分享。刘昊飞认为,技术向下是大势所趋,数字化将渗透所有行业,产业互联网将重构所有行业。从经验出发,盛景嘉成提出了“赋能+投资”的孵化器发展方向,并提炼了将创业者、产业龙头、地方政府和园区结合起来的“5个一”方法论。

以下是刘昊飞的分享讲话全文,经36氪整理编辑:

尊敬的来自佛山的领导,还有尊敬的各位嘉宾,还有36氪的小伙伴们,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能够在这里分享我们的一些经验,我的分享题目是《结合产业的数字经济的孵化方法》,这是我们在过去的十几年的整个孵化创新和投资的过程之中总结的一些经验,如何将创业者、如何将产业龙头、如何将地方政府和园区结合起来的一些思考。

刚才大家提到了对过去的回顾和对未来的展望,我们认为未来的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有一个大的、方向性的趋势,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我们叫技术向下,我们所讲的所有卡脖子的问题都是向底层寻找根基。消费向上,是美好经济演进的方向。大家的消费在不断地变化,在分层、升级和变迁。围绕这个大的方向,我们认为把它串到一起就是数字化将渗透所有的产业,产业互联网将重构所有的产业。

尤其是这一次的疫情,我们看到很多往往在过去没有线上经营的门店,因为疫情把用户进行了数字化(教育)和在线化(引流),把经营放到了线上。到现在为止,虽然线下门店在白天经营,在晚上开线上店进行直播的销售,这是一个大的趋势的演变。我们认为产业互联网解决的是,在消费互联网的基础上,由消往上走,叫“消供产”的数字化和互联网化的问题。这样能够把我们大量的供给侧效率进行提高,很多结构进行重构,从而完成整个产业链的互联网化。这是一个大趋势。

在这个大趋势下,我们谈其中一点,就是谈如何结合产业数字龙头来进行数字孵化。我们为什么能够谈这件事情?我们盛景嘉成在过去6年做母基金,覆盖了全球最优质的创新项目,包括中国、美国、以色列,我们也是36氪的间接股东,我们认为美国资本市场的投资人不太了解中国创新服务的价值,所以给36氪有非常大的低估,我们认为36氪远远高于目前的市值

我们也看到,在中国,尤其是在资本市场的改革里,我们享受到了注册制的巨大红利。在刚刚结束的第三季度,盛景嘉成的直投和母基金在90天里完成了22个项目的上市,其中有在中国A股上市的,有在美国上市的,有在香港上市的,包括美国公司和以色列的公司,以色列的公司完成IPO是非常不容易的。很多的项目是在更早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进行了布局。我们的投资是“母基金+直投”,在直投的方向里面,我们更偏向于早期的重度赋能、孵化。我们在上一周刚刚跟中关村做了一个研讨,探讨如何去做好孵化器的发展的时候,我们提出了一个观点:用“赋能+投资”的方式帮助孵化器去武装面向未来,做业务调整。

盛景自己有一些实践,我们除了有盛景嘉成之外,盛景嘉成的兄弟公司叫盛景网联,做了大量的对创新企业的全方位的赋能,包括培训、资本、融资、品牌等等很多方面,所有的这些点都是我们曾经做过的。看起来很散,我们做的方式简单归纳一句是:把赋能进行产品化。把它做成产品之后,让产品本身产生收益,这样才能够形成正向孵化。薇娅的扶贫是扶贫创新,过去的扶贫往往只“给”,但是薇娅是通过以卖带捐的方式来进行扶贫。我们做赋能也是,我们不光是给做付出,我们是为了让这个赋能持续化,把它产品化,所以我们有2个产品系列,一个是独角兽成长营系列,还有我们最近新做的一个系列,叫做超级单品系列,这都是我们在孵化赋能里面所所提炼的一些产品形式。

结合产业龙头,我们知道佛山是一个制造业的基地,产业龙头要做出第二曲线有什么样的路径?我们也分享我们的一些实践的总结,叫CIC,大家比较熟悉的讲法叫CVC。我们认为CVC实际上大家可能会比较了解,实际上是通过自有资金+外部募集资金相结合的方式,去投一些早期的创投项目,在今天的VC产业里面是一个资金的构成。

但是CIC呢?它更偏向于早期、更偏向于孵化,实际上是上市公司以参股或者控股的形式,联合创业者共同发起的一个创新公司,来进行全方位的赋能,这个阶段更早,属于“联创+孵化”的方式,这个方式非常有助于产业龙头和创业公司开启第二曲线。我们今天所讲的“上市公司+PE”的模式已经行不通了,因为上市公司做基金有一个“左口袋、右口袋”的问题。我们在跟有过十几年、二十几年的投行经验的人在聊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上市公司+PE”这种模式是一个伪命题,我们今天也证明了这个模式的失效。

但是实际上我们看到CIC这个模式,也就是上市公司孵化投资的这种方式,和CVC相比较来说,它的总体规模对资金要求体量更小,投资风险更低。为什么?虽然阶段更早,但是因为可控性更强,实际上投资风险是更低的,对孵化企业和团队的影响力更高,但同时也要求上市公司的产业龙头有更多的参与度,能够做更充分的赋能和更多的资源协同方面的合作,这是CIC的模式。我们认为在佛山能够试点CIC模式,这还是有一些创新的意义。

这个模式结合盛景在中关村十几年的发展,我们有很多年的实践。第一在孵化阶段的链条,能够构建出一个全方位多元化的创新,有助于上市公司开启第二曲线,增加和提高科技创新的确定性。我们知道今天的发展叫做创新驱动的发展。创新驱动里面,其实创新力是来自于科技创新。不管是科技创新还是消费创新,我们要提高创新的成功率和确定性,这种方式是一个有效的手段。第二能够加速数字化产业聚集的能力,我们看到今天中关村之所以有这么高的数字化的发展程度,实际上是因为有很多的要素聚集了,包括很多资本、人才、技术、高校、营销等等不同的聚集要素。CIC这种早期孵化投资的方式,能够更好地帮助数字化产业要素聚集,还能够帮助上市公司实现第二曲线。

而今天的证监会其实已经允许上市公司剥离新业务能够单独上市,这是在资本上给予一个未来的奖赏,我们就可以面向这样的大技术之下,去孵化一个上市公司新的业务。

在具体的CIC创新里面,我们提炼的方法论是“5个一”的生态,包括我们引进的以色列的创新,包括我们在南京的国家级的开发区,引进了清华大学院士,共同落地了人工智能的国家级实验室,共同打造新型研发机构。我们把它提炼成“5个一”,这“5个一”实际上是5个重要的要素,把这个重要的要素结合在一起,有可能产生化学反应。

第一个要素是地方政府和园区,地方政府和园区是这个要素里面的主导方,它能够有效的引导和设定相应的政策来去汇集各种创新主体,去帮助构建这个生态。

第二个是CIC的赋能平台,作为一个创新的链接者。盛景嘉成在中关村的创新服务里面就扮演这样的一个角色,因为我们是连接器,我们投资了全球70个GP、100多个基金,所以我们连接全球大量的创新企业,我们间接地覆盖了超过2000个全球的创新企业。我们可以把创新的公司、创新力和创新的创新者连接到一起,我们可以把我们的项目进行更多的赋能、管理、培训,帮助他们独立成长。

第三就是一批上市公司和产业公司,因为他们有更多的资源、固定的客户和市场认知,所以帮助创业项目能够在他们的生态体系里面,构建出新的商业逻辑来。

第四个是CIC母基金或者是合作基金,如果产业比较大,通过母基金的方式可以投资多个基金。创业项目只有通过资本的外部放大,才有可能真正的走向市场化。

第五是构建高端的科研机构网络,我们今年在南京设立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其实就是一个新型的研究机构,新型的研究机构是要面向大企业的痛点和大企业的创新需求。大企业的规模虽然大,但是没有几个能够像美的这样建立自己的人工智能研究院,或者说建立自己的研究能力。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新型研究机构,帮他建立一个外包的、一个公共的研究能力。这也是我们在这5个要素里面,构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最后给政府一个建议,几个方面:

如果我们能够汇同CIC的创新和赋能,政府可以做一些相关政策方面的研究,能够打造一种新的生态,发起和支持设立CIC的引导基金给予政策性的支持,并且对CIC的孵化器结合我们在以色列看到的,以色列的叫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现在改叫IAA(以色列创新署),他们对孵化器和孵化项目的支持,最高能够达到85%的出资比例甚至加上贷款,然后承担风险。

设立政府引导的母基金和合作基金,对项目来进行投资放大,对能够引进和设立高端的研究机构,能够给予政策性的补贴和支持,能够把这个组合起来让“5个一”充分的发挥作用。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   |   全球科创路演中心   |   新经济赋能   |   投资孵化   |   新闻   |   联系我们   |   盛景嘉成

联系我们

 

邮编:100084

电话:010-8318596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同方科技大厦B座19层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21    盛景网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45523号-1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878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