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NEWS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刘昊飞:以前每天拼命工作15小时,现在学习巴菲特

刘昊飞:以前每天拼命工作15小时,现在学习巴菲特

  • 分类:趋势洞见
  • 作者:盛景
  • 来源:盛景嘉成母基金
  • 发布时间:2021-12-16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做投资不可不谈消费。今年上半年,新消费领域共发生280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金额超过390亿元。
但到了下半年,投资规模和项目数量骤减,资本市场开始变得“理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资机构不关注消费赛道。

刘昊飞:以前每天拼命工作15小时,现在学习巴菲特

【概要描述】做投资不可不谈消费。今年上半年,新消费领域共发生280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金额超过390亿元。
但到了下半年,投资规模和项目数量骤减,资本市场开始变得“理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资机构不关注消费赛道。

  • 分类:趋势洞见
  • 作者:盛景
  • 来源:盛景嘉成母基金
  • 发布时间:2021-12-16
  • 访问量:0
详情

推荐语

做投资不可不谈消费。今年上半年,新消费领域共发生280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金额超过390亿元。

但到了下半年,投资规模和项目数量骤减,资本市场开始变得“理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资机构不关注消费赛道。

盛景嘉成创始合伙人刘昊飞日前接受灵兽专访表示,现在投资机构的热情还是很高。一方面,是财务投资;一方面,消费品牌产业端的钱也在构建自身的护城河,打造品牌生态。

作为一名专业投资人,之前他每天拼命工作15小时。现如今则更注重生活工作相平衡,学习巴菲特——活得久一点。而且,心态好了才是做好投资的关键。

以下内容,干货满满,enjoy~

从投资趋势上看,资本押注重点从线上转到了线下。今年以来,茶颜悦色、蜜雪冰城、Manner、和府捞面、张拉拉、鲍师傅等一批线下咖啡、面食、酒饮、烘焙品牌取代线上品牌,成为了一级市场资本重点关注的对象。而特别热门的项目,还曾出现VC“抢不进去”的情况,新消费品牌的火热程度可见一斑。

刘昊飞表示,当市场里出现所谓明星项目时,有些投资人担心错失良机,害怕错过好项目,急着把子弹打出去。但有些项目追的人多了也就不香了,此时哪怕错过一个明星项目也没关系,就跟巴菲特的投资一样——心态好了才是做好投资的根本。

在今天的中国,年轻的创业者很多,有足够量的基数,也有好的机会能跑出来,如果怕错过机会或者好项目,急着出手,有时候反而不太好。不要怕错过好的项目,要按照自己的投资逻辑和既定步骤走。

01从FOF到直投新消费

拥有17年投资经历的刘昊飞,早已不是投资圈的“新人”。

他曾是盛景网联的首轮机构投资人,从2005年起就专注于高科技领域的投融资与并购业务,典型案例包括:京东商城、中企通信、SK电讯、盛景网联、长城华冠、艺妙神州、深之蓝等。

2013年,加入盛景后,刘昊飞负责盛景的投资业务。

目前,盛景嘉成母基金/直投基金覆盖项目超过2500家创新企业,其中独角兽企业超过50家,潜在独角兽企业上百家,上市公司189家,覆盖和连接了中国最为庞大的新经济群体。

“始终坚持专业主义与价值投资,追求安全前提下的中长期复利回报。” 刘昊飞表示,“新消费领域一直是盛景嘉成非常关注的投资方向。”

除了通过母基金对优质项目进行覆盖外,盛景也在做项目直投,投资策略是投早期、科技型、to B型为主。第一只基金以及最早期的几支基金到目前已有近5倍的回报。

刘昊飞表示,投资新消费的大逻辑是基于以下三点:

一是,盛景网联历史上有一批消费领域的学员企业都成长得很不错。例如,六个核桃(603156.SH)、东易日盛(002713.SZ)、东鹏陶瓷(003012)、老乡鸡等,但早年没有完整的基金业务,都错过了;

二是,这些年盛景的一直在做企业的赋能培训,也举办了美好生活研习社等新消费品牌成长营,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项目,探讨商业模式、资本、组织建设等,其中很多项目的成长性都很不错;

三是,盛景嘉成本身做FOF,看了大量头部机构的配置,一些好的行业机会和好的新消费项目,盛景很容易抓住,并进行投资覆盖。

在今年上半年,新消费细分领域里的一些明星项目引来投资人关注。例如,拉面品牌的张拉拉、马记永、陈香贵,中式糕点品牌墨茉点心局、虎头局,还有各式各样的咖啡茶饮品牌。

刘昊飞表示,盛景嘉成也在一些赛道进行了布局。

在进行项目投资时,盛景嘉成会与创始人有比较长时间的交流,对项目方方面面的情况都会了解透彻。“从关注这个项目到最后的投资决策,盛景会做大量的研究工作,在充分了解分析后,才决策落实到项目上。”刘昊飞称。

盛景有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有非常成功的投资和赋能经验,刘昊飞认为,这些经验可以帮助盛景投资的新消费项目,更好地构建起面向未来的商业模式。

“像盛景嘉成在2018年8月投资的为农村夫妻老婆店做数字化赋能的产业互联网公司汇通达,包括研究日本连锁品牌7-11的模式等,这些方法论都可以赋能到新消费的相关业务里去。”刘昊飞表示,包括如何迭代现有业务模式,获得更长远的发展。“从短期看,可能对企业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从长期看,这些赋能对企业未来3-5年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

此外,从回报角度讲,“盛景嘉成的出资人都是企业家,如果不能带来足够好的回报,就没有办法给自己的品牌带来回头客,时间久了自然就会被市场淘汰掉。所以一定要有足够好的资产质量,来换得投资人的信任。”刘昊飞表示,“把出资人的钱管好,才有资格在这个市场里面长期发展。”

“我们会看大量的项目,最后决策出手的项目一定要满足各个方面的标准。我们也非常注重投后管理,帮助项目内在价值持续成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直投基金的业绩能够做得很好的原因。”刘昊飞称。

盛景嘉成十分重视投资质量,更爱惜自己的羽毛。在选择标的时候,盛景嘉成会按照既定标准进行选择,不会跟随风口和概念去做选择。

02新消费投资机构,热情依旧

虽然在入冬后,新式茶饮赛道似乎也迎来一次行业“寒冬”,上半年备受大家关注的茶颜悦色出现了关店现象。

在刘昊飞看来,受到疫情影响,适度关店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品牌根据市场情况做出调整,这很正常,属于经营上的考虑。调整策略可能是因为没达到他们的标准,例如单店的坪效或者人效。”

刘昊飞表示,从产业侧来讲,茶颜悦色的开店密集度符合日本连锁7-11模型,网点分布密集度非常高,其他的品牌想渗透或者撼动它的位置,可能性非常小;再者,产品不难喝,价格合理,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在长沙有相当的地域根基。

“当年盛景给六个核桃做咨询时,赋能的思路就是要让它的产品先重点深耕几个市场,从河北、山东、山西、北京一步步开始,慢慢得到足够多的市场认可,现在的市值应该达到了360多亿。茶颜悦色也一样,虽然是一个湖南的品牌,但它的壁垒非常高,其他品牌很难取代。”刘昊飞称。

盛景对于新消费领域的研究,重点从两个维度切入:一个维度,是“人”,也就是消费者;另一个维度,是“货”,也就是满足人的需求的产品。

刘昊飞认为,从消费者角度来看,中国消费者的代际更替比较快,基本每5年就有显著不同。“现在新消费的主力军已经是Z世代,新消费品牌若能抓住这部分消费群体的需求,未来会有一个很长的红利期。”

在从品类或者说产品角度来看,今天“中国制造”变成了“中国品牌”之后,甚至一些品牌大量“出海”,远销海外,国内的消费者也会对中国消费品牌升级有一个显著的认知。

“盛景覆盖的项目安克创新,现在在欧美成为一个电子产品的品牌,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品类,甚至跨品类的扩展。”在刘昊飞看来,得有足够品牌自信,才能出售到海外,变成“中国品牌”,品牌也需要有一个成长的过程。

03投企业,还是投人?

关于投资人的投资偏好,这也是一个常被问到的问题。对于阅项目无数和阅创始人无数刘昊飞来说,他会把重心放在对创新的研究上,投资主要看创新能力。

具体来说,就是看到真正驱动投资机构做创投能够挣到钱的动力是什么?这些动力实际上就是在各个领域里面的痛点和机会,由此造就的赛道和围绕这个机会的创业公司。除了选择好赛道,还要选择好的赛手。

“我们相信不管市场里的钱多少,流动性突然变好还是变差,可投的资金突然变多还是变少,作为真正的创业者或有质量的、优质的创业公司,值得投资的项目,它的数量其实并不会像钱那样那么快速的增加或者减少,它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刘昊飞说。

在他看来,一个优秀的创业公司快速长大的前提条件,也是整个环境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所造就的。或者说,是环境选择了这个创业者,并不完全是创业者的功劳。

“可以研究里面的规律,将眼光放得更长久一些。如果看未来的发展趋势,能够看到项目持续创造价值的情况下,这个投资总有机会创造高价值的。能在一线看到项目、选项目、去投项目的这些GP,对LP来说也是有吸引力的。”

延伸来讲,股权投资的最大特点在于追求中长期的复利回报,确定性的收益是建立在单个项目不确定性的风险承担基础上的,但一旦形成有效的投资组合和有效的投资策略,就可以平抑风险,把不确定性变成了确定性,进而为投资人带来高收益。

刘昊飞表示,普通人不容易接受这种长期投资方式,但企业家群体是最有可能去理解这些的。“当然,我们也需要引导LP去提升认知,股权投资其实是对创新的支持,让投资人了解股权投资是一个深度认知上的沟通过程,不是说通过一个项目就能体验到是否赚钱,如果有人说目前马上能让你赚到钱,等两年就可以赚到收益,这有可能是个骗局,甚至风险很大。”

04投资人别怕错过项目

大家都认为“好的项目从来都不缺乏投资者”,但在好项目的早期阶段,其实并非如此。

对在投资行业深耕17年的刘昊飞来说,其投资生涯中也有令他最难忘的一个案例。

2008年,发生了全球性金融危机,当时整个市场的融资环境都非常不好,企业融资的时间成本比之前高出了很多,企业估值也很难谈,甚至投资人的投资意向都很不乐观。但京东却是当时极少数拿到投资的互联网创业项目。

在2008年,京东B轮融资期间,还在职于汉能投资的刘昊飞正是京东B轮融资的财务顾问,汉能也有跟投京东的机会。

“当时我看中京东的原因,除了电商快速增长的大环境、京东的市场领先地位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刘强东本身是一个很强的创业者。但基于种种原因,汉能当时的投委会并没有下定决心跟投京东,错过了数百倍,精确一点,错过了将近500倍的回报。”刘昊飞遗憾地说。

也正因如此,刘昊飞在盛景嘉成把趋势研究、行业研究看得很重,为的是持续走在创新的前沿,抓住更多好的机会。

在盛景嘉成母基金的投资配置当中,天使和VC阶段的子基金,在数量上超过了2/3,为的就是支持高价值的早期创新,这个策略也为盛景嘉成母基金的出资人创造了非常优异的回报。

“我们母基金的商业模式叫‘一生一世’,投一个好的GP,我就会持续投他的每一期基金,因为他过往投资的所有基金业绩,对我们来说都是参考,如果做不好了,我们会找其中的原因,分析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投,如果做得很好,我们就很容易决策继续投。”

刘昊飞指出,项目直投不同于母基金投资,作为一个基金管理人来讲,一旦投完了一个项目,后边更重要的事情,不是把注意力继续留在这个项目上,而是为基金寻找后续的项目,更多的项目,即投资人所谓“next big thing”——去挖掘下一个更大的好项目。    

当市场里出现所谓明星项目时,有些投资人担心错失良机,害怕错过好项目,急着把子弹打出去。

在刘昊飞看来,有些项目追的人多了也就不香了,此时哪怕错过一个明星项目也没关系,就跟巴菲特的投资一样——心态好了才是做好投资的根本。在今天的中国,年轻的创业者很多,有足够量的基数,也有好的机会能跑出来,如果怕错过机会或者好项目,急着出手,有时候反而不太好。

“我们经常讲的投资人有一种情况叫做‘FOMO’——害怕错过。例如,碰上好项目或热赛道,估值也很高,但别人都投了,你害怕错过,你也非要投,可能就不够慎重。也许项目有些瑕疵呢?也许估值透支很高?没有按照自己的既定策略走,这就是很典型的问题。”刘昊飞说,“过去行业的这种教训非常多,看着别人已经有过这种教训了,我们自己不会去交这种学费。”

之前每天拼命工作15小时的刘昊飞,现如今更注重生活工作相平衡,要向巴菲特学习——活得久一点。

刘昊飞平时喜欢读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类的书籍,向古人找哲学,更喜欢与投资有共性的棒球运动,在“投打对决”的博弈中体验与做投资决策相似的感觉。

“我们已经找到了持续赚钱的方法,这个方法也证明了我们的赚钱能力还不错。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让这个方法可以无限复制下去。如果活得不够久,不就可惜了!”刘昊飞笑称。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   |   全球科创路演中心   |   新经济赋能   |   投资孵化   |   新闻   |   联系我们   |   盛景嘉成

联系我们

 

邮编:100084

电话:010-83185960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同方科技大厦B座19层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21    盛景网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45523号-1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878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